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科技要闻 > 政策

库克可以摆脱乔布斯的阴影吗?

政策 / 2014-09-12

   如果你的前任是一个极其成功的领导,那么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你该如何超越前任呢?机会渺茫,因为失败往往是家常便饭,而成功却屈指可数。那么,你该复制前任的领导风格,延续成功吗?这么做很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。或者,你是否应该尝试改变,并建立一个全新的领导风格呢?这同样也存在风险,因为此举会破坏一个已经足够完美、且优化好的“工作机制”。

  三年前,蒂姆库克就接受了这样的挑战。然而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面,苹果一直没有重大创新产品推出,可就在昨天,库克首次推出了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:智能手表。在发布会上,库克借用了乔布斯惯用的演讲结尾“One more thing……”,正式揭开了Apple Watch的神秘面纱。不管你对这部全新的智能手表有任何看法,至少在最近这段时间里,它注定将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  和不少人对这款智能手表的最初反应一样,笔者自己也是五味杂陈。首先,苹果的设计还是非常出色,但很明显,他们更加专注于用户体验,Apple Watch提供了不少优秀的功能,比如数字触控,它可以为带着这款手表的用户提供全新类型的社交体验,更强化了人们彼此间的交互(比如,你可以给好朋友的Apple Watch发送自己的心跳数据。)
  但是,虽然智能手表是一个新兴的产品类别,可苹果进入的时间还是有些晚了。有人解读说,苹果之所以较慢进军智能手表市场,就是想提供一个更有意义的用户体验。对此观点,笔者不敢苟同,因为这一次,苹果似乎不太大胆。Apple Watch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改变智能手表范畴,而且和市场上其他品牌的智能手表(比如摩托罗拉的Moto,索尼智能手表,以及三星的Gear)相比,它似乎也没有过于明显的不同。而且有评论家甚至认为,苹果的新产品甚至都有抄袭之嫌,比如他们推出的iPhone 6大屏手机貌似就是受到了三星的启发。无论怎样,这似乎表明了一个迹象,那就是,苹果已经失去了它的“魔力”。
  我们知道,Apple Watch是否能够获得成功,最终的决定权还是要看消费者和App开发人员。
  而对于笔者而言,我更加关注昨天发布会的基调,以及苹果所展示出的领导力水平。整场发布会,就像是我曾看过的一场老电影的回放:形式和史蒂夫乔布斯当年如出一辙,一样的舞台,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灯光,一样的节奏,一样的发布会进程安排,甚至连面孔和语言都似曾相识。介绍产品时放大的形容词,结尾使用相同的“One more thing”,连压轴的乐队(U2)都一模一样。在某些时刻,蒂姆库克的模样甚至让我想起了乔布斯。
  苹果喜欢艺术。所以请允许我用艺术的手法来描绘一下自己的感觉。昨天的盛会看上去好像苹果的领导层进入了“矫饰主义”时期:在十六世纪,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(比如达芬奇、拉斐尔、以及米开朗基罗)彻底改变了艺术形式,之后许多艺术家发现很难再开辟新的艺术路径,只能复制或夸大前期那些知名艺术家的风格。这一时代的绘画作品更显矫饰,也有很多仿造品,完全失去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那种感觉。对我来说,昨天的盛会就像是一场充满了乔布斯风格的夸张庆典。
  对于苹果而言,其风险在于,库克正在应用一个“已经被乔布斯带走了”的领导力秘诀。每个企业都需要精神信仰,需要自我庆祝,当然也需要稳定性。但是企业更需要革新。这不仅是因为市场和竞争带来了变化,还因为企业内部的人需要新的动力,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和新加入的成员。他们需要新的精神信仰带来创新,这会给予他们一种未来主人翁的意识,点燃他们的新能量。根据一些创新和战略研究显示,对于一家成功的企业而言,危害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来自外部市场,而且企业自身。也许,对于今天的苹果公司而言,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公司。
  而对于库克而言,作为一个企业领袖,同时他也是一个普通人,其风险在于虽然走的道路相同,但他永远不会和乔布斯一样出色。或许未来有一天,当他回顾这几年,会有一种“一直都不错,但却没做到足够好”的感觉。或许库克自己的风格会让苹果公司收益,但是另一方面却让苹果无法达到更高地境界。
  现在我的感觉是,库克已经证明了自己可以按照乔布斯的方式来领导苹果,而下一步,他应该放松,用自己的方式带领苹果前进了。
[!--temp.foot--]
印度神油| 东革阿里| 麒麟丸| 植物伟哥| 益肾壮阳膏| 复方玄驹胶囊| 艾滋检测网| Male Edge| 补天灵片| 蟑螂| 延时喷剂| 万艾可| 袋鼠精